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head_index.htm
当前位置: 主页 > 红论坛资料 >

中英文句子结构有哪些差异翻译有哪些技巧

时间:2019-10-07 07:3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知道合伙人情感行家采纳数:4282获赞数:16098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商务英语专业,五金机械行业12年产品设计与外贸业务经验,现任工程部经理。向TA提问展开全部 英语重形合,指的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知道合伙人情感行家采纳数:4282获赞数:16098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商务英语专业,五金机械行业12年产品设计与外贸业务经验,现任工程部经理。向TA提问展开全部

  英语重形合,指的是英语讲究“结构美”,强调句法的完整性和合理性。英语句子常用词形变化、虚词(如冠词、介词、连接词)、非谓语动词(不定式、动名词、分词)、从句以及独立主格等来表现各种语法关系,结构紧凑严密,注重以形显义。因此,有人将英语的句法结构称作为“树型结构”,干上有枝,枝上有节,节外生枝。

  汉语重意合,指的是汉语讲究“意境美”,几乎可以用任何语言单位表达思想,无拘无束,挥洒自如,语法不完整、不合理也无关紧要。汉语没有词形变化,没有非谓语动词、定语从句、独立主格和冠词,特别是在许多情况下省略虚词(尤其是连接词),它常用词组和短句逐次排列,虽然外形上互不相连,但内含逻辑关系,注重以神统形。因此,有人将汉语的这种结构称为“竹节结构”,像竹杆那样一节一节的,简练而明快。

  对于英汉句法结构的差异,庄绎传教授还曾经打过一个非常形象的比方。他说:“我感觉汉语的句子结构好比一根竹子,一节一节地连下去;而英语的句子结构好比一串葡萄,主干可能很短,累累果实附着在上面。”请看以下例句:

  译文: 所有的祷告词都说:有一个上帝,他明察秋毫,耳听八方,慈悲为怀,宽宏大量,原宥过失,容人悔改,惩恶赏善,现世现报——尤其是——掌管来世报应。

  分析:原文用了八个“Who”引导的定语从句,可谓“果实累累”,而译文化成了八个四字格词语,简洁工整,音韵铿锵,充分发挥了汉语的优势。

  分析:原文为中国古代提倡的“三从”妇德,语言高度浓缩,可谓一字千金。译成英语,字数差不多是原文的三倍,加译了副词、连词、代词、介词等,尤其必须加译主语,就连标点符号也必须作变动。这里顺带一提,译文中尤为精妙的是将动词“从”译成了“live for”,生动地传达了中国古代妇女“为三种人而生活”——做好女儿、好妻子和好母亲——的自我牺牲精神。

  英译汉时,许多词可以用汉语的动词来转换;连接词在许多情况下省略不译,因为越是使用连接词少的句子越是符合汉语的习惯;介词短语、定语从句和独立主格在不少情况下都可以译为短语或分句。汉译英时,注意把汉语句子中内含的逻辑关系(特别是因果关系、转折关系、递进关系)用英语的连接词表达出来;注意把汉语的流水句译成相互照应的单句;把汉语的众多动词分清顺序或分清主次编排成英语的习惯表达,许多情况下一些表目的、原因、伴随等的动词译为非谓语动词或者名词、介词,等等。例如:

  分析:许多英语初学者在翻译if从句时总离不开“如果”,或者见到when时总离不开“当”……译文省略了假设连词,但假设关系蕴含其中,体现出了汉语的“意境美”。

  译文:这是一次精心组织起来的会议。市政厅里来宾济济一堂,热情洋溢,主持会议的是斯特朗先生。

  分析:形容词“fervent”和“packed”分别译成了短语“热情洋溢”和“济济一堂”;独立主格“with Mr. Strong in the chair”译成了一个分句。

  分析:这句汉语虽然外形上没有假设连词,但却内含假设关系,译成英语时必须加连接词。

  例6:有一年的冬初,四叔家里要换女工,做中人的卫老婆子带她进来了,头上扎着白头绳,乌裙,蓝夹袄,月白背心,年纪大约二十六七,脸色青黄,但两颊却还是红的。高德腾讯百度哪个用手机,(鲁迅:《祝福》)

  分析:原文只有一个句号,译文则分为了三句话。原文里前面两句的并列关系在译文里变成了主从关系,将“四叔家里要换女工”译成了由“when”引导的时间状语从句。然后另起两句,先说祥林嫂的穿戴,再说她的容貌,但两句都是主谓完整,连词齐全,这是英语行文所需要的。这里要注意的是原文里写祥林嫂的穿戴时用的是无主句,这正好符合汉语中的内含逻辑关系,但译成英语时就必须加主语了。另外,译文里还加译了文化背景,将“白头绳”译成“a white mourning band”,我们中国读者当然知道“白头绳”表示祥林嫂正在戴孝,但如果译文不加译“mourning”的话,外国读者恐怕就难以抓住这一内含的文化信息了。

  英汉两种语言的逻辑性思维有明显的不同,主要表现为英语属演绎性思维,而汉语属归纳性思维。

  英语的演绎性思维,指的是如果一个句子里既有叙述的部分,又有表态的部分,英语的表达习惯往往是“开门见山”,先表明结论,再进行论证或陈述事实,也可简单概括为“先果后因”,即重心在前。汉语的归纳性思维则刚好相反,即汉语习惯于“循序渐进”,往往按照事物的发展顺序,由事实到结论或由原因到结论进行论述,可以简单归纳为“先因后果”,即重心在后。

  在英汉互译时,我们要注意这种逻辑思维上的差异。具体来说,就是在正确理解原文逻辑关系的基础上,要按照译入语思维逻辑的表达方式来重新安排句子的语序。

  分析:“It may seem strange”是表示主观评论的表达结构,在英汉两种语言中语序不同,英语中评论内容常常放在句首,而汉语中评论内容往往放在后面。在翻译时注意调整语序。

  分析:原文先表态,再陈述。译文将“warmly welcome”译为“表示热烈欢迎”放在句子的最后,符合汉语“重心在后”的特点。

  例3:如今,能为他的这本散文集子作序,我觉得很荣幸。(冰心:《旧梦重温》)

  分析:原文叙事在前,表态在后,而译文刚好倒转了语序,以“it”作形式宾语,将原文中的叙事部分译成动词不定式作真正宾语,符合英语演绎性思维的表达方式。

  分析:原文中汉语叙事在前,表态在后。译文将表示评论性的“There is nothing surprise”放在句首,注意了句子重心的调整。

  英汉句子结构上另外一个显著的差异就是:英语句式中被动语态的使用要广泛得多。英语中绝大多数及物动词和相当于及物动词的短语都有被动式。凡是不必说明动作的执行者,无从说出动作的执行者,强调或侧重动作的承受者,出于行文需要等原因,一般都使用被动语态。这时,动作的承受者充当句子的主语,所以英语表现为主语显著语言。汉语属于主题显著语言,频繁使用主题——述题结构,多采用主动语态、人称表达法、无主句、主语省略句及无标记形式的被动句,这可能和中国人主张“天人合一”,重视个人感受和“事在人为”有关。

  英译汉时,要尽量把英语的被动句翻译成汉语的主动句或无主句,可适当使用“叫、受、给、加以、经过”等形式来体现原文的被动含义,尤其还要注意采用一些约定俗成的习惯用法,如“It is said that…”译为“据说……”,“It is believed that…”译为“有人认为……”,“It is generally accepted that…”译为“人们普遍认为……”,等等。汉译英时,应设法将汉语里隐藏的被动句或无主句译成被动式。

  译文:鲸杀死后,把鲸脂剥下来熬油,这项工作有的是在船上进行,有的是在岸上进行的。

  分析:原文有三处使用了被动式,译成汉语时都译成了主动式,但内含被动意义。

  分析:原文两个分句都是无主句,暗含着被动意义,翻译时注意译成被动式,还要注意将原文两个分句之间的主从关系译出来。

  语序能反映出语言使用者的民族文化习惯和思维模式的特点。汉语民族主张平衡和谐,“物我交融”,其基本思维顺序是:主体——行为标志——行为——行为客体。反映在语言模式上,表现为:主语+状语+谓语+宾语,定语一般必须前置。英语民族崇尚个体思维,“人物分立”,习惯的思维方式是:主体——行为——行为客体——行为标志。其语言表达的一般顺序是:主语+谓语+宾语+状语,定语有前置,也有后置。且看下面例句:

  分析:这两句话都是英汉语言里最常用的句式,同时又体现了如上所述的英汉语言句法结构在语序上的差异,即英语一般顺序是主语+谓语+宾语+状语,香港最准一句解一肖中。而汉语通常为主语+状语+谓语+宾语。

  总体说来,汉语语序比较固定,英语语序既相对固定,又有灵活变化。英汉语言在语序上的差异主要体现在状语和定语的位置,而尤其难以处理的就是定语从句。试比较下面例句:

  译文:几乎人人都知道这个故事:“杰克盖了房,房里堆了粮,耗子把粮食吃光,猫把耗子抓伤,狗又把猫逼上了房。”

  分析:原文中包含一长串由that引导的定语从句,每个关系代词that在从句中或充当主语,或充当宾语,每个从句的先行词又刚好在紧挨着它的前一个从句或短语里或作宾语,或作主语,层层向前,最终修饰第一个先行词the dog。我们如果采用传统的定语标志“的”字句式来译,恐怕是无法翻译得通顺的。译文将一连串的定语从句从整个句子中脱离出来,从最后一个定语从句开始往前译,一直倒推过去,完全颠倒了原文的顺序,将五个定语从句译成了五个并列分句。另外,译文的语言特点也特别值得我们注意,原文连用五个that,而译文里的五个分句连续押韵,足见译者在文字上真是做足了工夫。

  英汉互译时,状语(含状语从句)的位置可以根据上下文语境灵活处理。也就是说,状语在译文中的位置可以根据行文需要放在主句前,也可以放在主句后,有时还可以插在句子中间。至于具体放在什么位置,汉译英时主要考虑句式是否平稳,英译汉时主要看译文是否比较流畅。例如:

  下面我们着重就其中差异性最为突出、结构最为复杂、最难以处理的定语从句来进行讨论。

  英语有定语从句,有的很短,有的很长,甚至里面还套着几个从句。从英译汉的角度来看,短的较好处理,因为汉语里有与之相对应的结构,只是位置不同,要把它放在所修饰的名词前面。翻译长而复杂的定语从句则具有相当大的难度,其根本原因是汉语的定语结构具有局限性,载荷能力较小,其身后必须有“的”和中心词,从而限制它不能像英语从句那样随意安排,更不能像英语从句那样自身还可携带状语、定语、名词性从句以及非谓语动词等语法成分。和汉语的并列分句、状语从句、谓语结构、宾语结构相比较,汉语的定语从句是汉语形式上最拘谨、语气上最短促的结构。所以,在翻译英语的定语从句特别是复杂的定语从句时,最基本的出路是把它从整个句子结构中解放出来,可以译成独立的语言单位,不必要译成汉语的对等结构。换言之,就是把原文的定语从句从其修饰地位分离出来,使其相对独立地叙述所要表达的信息。

  相对来说,将汉语里的定语结构译成英语就好办多了,单个形容词修饰名词时一般可译为前置定语,较长的短语或词组修饰名词时可考虑译作后置定语从句。如果几个分句之间在逻辑上存在修饰关系,用定语从句能更好地表达原文的意思,且合乎英语表达习惯,则应该放手去译。

  译文:幸福就像一只蝴蝶,你要去追逐她,她总是在你前面不远的地方让你抓不到,但是如果你悄悄坐下来,也许她会落到你的身上。

  分析:原文中有两个非限制性定语从句,每个从句中又各有一个状语从句,显然不适宜于译作前置定语,因此将定语从句翻译成了并列分句,置于原来它所修饰词的后面。

  分析:有些定语从句除了起限定修饰作用以外,有时还与主句之间在逻辑上有着明显的状语关系,说明时间、原因、条件、目的、结果或让步等。翻译时就应根据它们在意义上所起的语法作用来进行表达。如本例中,主从句之间存在着内在的因果关系,因此将定语从句译成了原因状语从句。

  复杂句就要找到主语谓语等等清晰的句子成分结构,英语的修饰成分多加于名词后,而中文多修饰语在前。由于词性的灵活,英语句子更为复杂。但是只要成分清楚,按照逻辑也可将片段合成句子。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一码中特问网| 香港马会奖券开奖结果| 小鱼儿高手心水主论坛| 香港神算子六肖心水一区| 二中一极限单双高手| 2447红宝石心水论谈| 天龙心水论坛高手榜| 香港六和彩今晚挂牌| 如何稳赚六肖的方法| 心水玄机图2019年本期|